《庆余年》中哪些人是真心对范闲

NO1、林婉儿

《庆余年》中哪些人是真心对范闲

林婉儿小名依晨,原著中她的作用,属于可有可无的工具人,甚至连工具人都不算,纯粹就是猫腻追星的产物。

林婉儿对范闲的爱是不掺杂任何污垢的,纯粹的一见钟情,纯粹的托付终身,毕竟这就是个皇宫长大的傻白甜,你让她对范闲有任何企图或者阴谋,她还得去上个培训班才行。而范闲对林婉儿也是彻底的真爱,虽然范闲一度跟个种马一样到处留情,但只要林婉儿出事,范闲是愿意舍命的。

NO2、范若若

《庆余年》中哪些人是真心对范闲

范若若从小就被送到澹州,跟着拥有二十世纪现代人思维的范闲一起长大,接受范闲的洗脑式女拳教育,让范若若成为了全书中叶轻眉之外,第二个有现代思维的女性。

而且范若若比叶轻眉的技能包还要全,不但诗词歌赋说学逗唱样样精通,还会用巴雷特大狙,另外还是这个时空唯一一个外科手术表演艺术家,能把庆帝一枪打半死,然后又给救回来。

范若若对范闲的崇拜,近乎于脑残粉,甚至可以到饭圈毒唯的程度,只要是范闲说的话,不需要用脑子思考直接接受并执行,只要是范闲否定的东西,二话不说一枪打死。如果全世界都辜负范闲,她也应该是坚守到最后的一个。

这样一个完美的女孩子,为了自己敬仰的哥哥终身不嫁,结局带着舔狗李弘成游走天涯,当赤脚医生去了。

NO3、费介

《庆余年》中哪些人是真心对范闲

对费介来说,范闲是自己的儿子,范闲的本领是他教的,范闲的命也是从他各种毒药摧残下练出来的。

费介这个监察院老毒物,在跟范闲的相处中,对这个性格猥琐但真实的孩子产生了依赖式情感,一方面严格传授,一方面溺爱到了没节操。如果范闲有任何危险,天下人都要为他陪葬,这就是费介一生坚守的执念。

NO4、范建

《庆余年》中哪些人是真心对范闲

范建对范闲的爱,夹杂着对叶轻眉的感情,以及没能救下叶轻眉的愧疚,所以比前面几个纯爱组相对弱一点。但相比陈萍萍那种一门心思就要范闲为叶轻眉报仇,范建只希望范闲能够接手内库,做一个富甲一方的土豪,过上别墅豪车会所嫩模的奢靡生活,不要去跟陈萍萍一起深入黑暗的皇权世界。所以陈萍萍跟庆帝不停历练范闲的时候,范建永远都是忧虑范闲的安危,毕竟对他来说,范闲能够活着,就是叶轻眉的影子一般,让范建感到安心和温暖。

NO5、陈萍萍

《庆余年》中哪些人是真心对范闲

陈院长对范闲的付出其实是最多的,甚至他最后身死,也是为了激发范闲的意志,让他不要再懒散和鸡鸣狗盗的小机灵中活着,他想要范闲成为取代庆帝的王,想要用他的双手了结那个杀害叶轻眉的无耻帝王。

总有一天,我是要死地,范闲是会发疯的……

陈萍萍知道范闲对他的依赖,也知道自己的死可能会让范闲不顾一切去挑战那个高高在上的大宗师,最后范闲也可能会死。


但他还是毅然决然去死了,毕竟在他心中,始终还是没有走出小叶子的阴影,他对范闲的保护和爱,始终要比小叶子差一截。就连他临终遗言,也是庆幸自己在小叶子心中,跟范闲地位一样。

陈萍萍对范闲可以说是最真心,但也可以说最不真心,毕竟绕不开小叶子。

NO6、奶奶

《庆余年》中哪些人是真心对范闲

奶奶对范闲的爱,更多是出于范建的托付,当然也可以说是比较纯的感情。但面对这个不是亲孙子的小祸害,奶奶一方面全力以赴的保护着,一方面也会隐隐担心范闲对自己家族的影响,毕竟真相败露,可能等来的就是灭门之祸。柳姨娘的刺客或者长公主的刺客,奶奶都可以应对,但如果是庆帝发难,澹州就会被血洗。

奶奶对范闲的爱,始终夹杂着一丝担忧。

NO7、五竹

《庆余年》中哪些人是真心对范闲

五竹终归是个机器人,与其说他对范闲有感情,还不如说是在执行叶轻眉留下的指令——保护范闲。

五竹那句“范闲死,庆国亡”,就是在执行一个电脑指令而已,而且范闲牛栏街遇袭的时候,五竹其实是在暗处观察,他故意不出手的原因,就是范闲如果不能对付这些七品,那他即使死了,也是自己太过无能的后果,所以这个层面上,五竹是比较严格,甚至更机械化的思考。

但在五竹冷冰冰的指令之下,又带有一点接近于情感的东西。五竹被神庙洗脑,回复出厂设置之后,范闲来强行带走他,五竹的铁钎无论如何都刺不进范闲的喉咙,而范闲絮絮叨叨给五竹说书,妄图唤醒他记忆的时候,五竹最后也没有想起来眼前这个人。但范闲独自一人闯皇城的时候,仍然失忆的五竹操起铁钎,一己之力屠了禁军,还把庆帝放了血。

因为他脑子里有一个指令被唤醒了——要保护那个我不认识的人。

NO8、狗腿团

《庆余年》中哪些人是真心对范闲

王启年、高达、王十三郎、海棠朵朵、还有瘸了腿的滕梓荆,这些人都是逐渐被范闲的猥琐流影响,最后成为他死忠的。虽然这些人刚开始都带着各自的目的,辅佐范闲也有各自的利益诉求,但最后愿意为他出生入死,那就是纯粹的义气跟情感了。

NO9、范思辙

《庆余年》中哪些人是真心对范闲

范思辙的恶少性格所致,他对范闲是畏惧大于利用,利用大于亲情,毕竟范思辙这辈子最爱的还是钱,他假如对范闲有那么一丝亲情眷念,大概也是因为这个假哥哥能挣钱吧。

NO10、庆帝

《庆余年》中哪些人是真心对范闲

庆帝对范闲肯定是有感情的,而且有一部分父子亲情,问题是庆帝这人太过于复杂,而且野心又大,一门心思想要当千古一帝,这种野望消磨了他大部分对个体的感情。

所以知道范闲是自己跟叶轻眉的儿子时,庆帝一度想要重用范闲,而且还把他当成了皇位候选人,但逐渐相处下来,发现这个思维怪异的私生子并不是自己可以掌控的人,所以还是用他当太子的磨刀石,日后作为朝中重臣培养。最后陈萍萍被自己处死,范闲冒死冲法场的时候,庆帝仍然幻想这是一个被老黑狗瞒骗的傻孩子,而且自己有父子血缘,还有至高无上的皇权诱惑,一定能让范闲回心转意。

但范闲最后还是选择了两次刺杀他,到了临终最后一击,庆帝放弃了杀死范闲,因为他觉得范闲奄奄一息仍然目露凶光的样子,太过于像自己,所以他把最后的真气割破了五竹的黑布,镭射眼结束一切。

这个千古一帝,虽然杀人跟杀臭虫一样,但内心终归还是有那么一点点亲情,虽然只有一点点。